以后地位: 深圳新闻网旧事网首页> 行业资讯频道> 艺术> 首页保举>

​鸣金收兵近百年的传世名画《五马图》赫然现身

​鸣金收兵近百年的传世名画《五马图》赫然现身

分享

2月24日,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“颜真卿:逾越王羲之的名笔”特展落下帷幕。据报道,鸣金收兵近百年的传世名画、李公麟的《五马图》赫然现身该展,惹起海外外文物界的震惊和存眷。

北宋 李公麟 《五马图》(部分) 黄庭坚 乾隆 题跋


深圳新闻网特区报2019年03月14日讯 (记者 郑学富)


2月24日,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“颜真卿:逾越王羲之的名笔”特展落下帷幕。据报道,鸣金收兵近百年的传世名画、李公麟的《五马图》赫然现身该展,惹起海外外文物界的震惊和存眷。


李公麟(1049-1106),字伯时,北宋闻名画家,舒州(今安徽省舒城县)人,《宋史·文苑》有传。神宗熙宁三年(1070年),21岁的李公麟进士登科,历任南康、长垣县尉、泗州录事从军,因陆佃保举,担当中书门下后省删定官、御史检法,后官至朝奉郎。在汴京为官时期,不擅长造访权门显贵,专交友文人雅士,与苏轼、黄庭坚等是挚友。元符三年(1100年),因患风痺病,辞官旋里,在龙眠山山峦溪谷之中恣意尽情,故号龙眠居士。他好古博学,精于字画,善于观赏,人物、山川、花鸟,无所不精,尤工鞍马;他集诸家之长,遍及汲取前朝画家顾恺之、张僧繇、陆探微、韦偃、韩幹等人的技法;他效法天然,每每去骐骥院视察御马写生,从早至晚,精神会合,竟得空与来客语言;他大胆创新,勇于打破约束,独树一帜,构成本身的气势派头;他笔耕不辍,勤于创作,徽宗构造编辑《宣和画谱》时,仅宫廷珍藏的李公麟画作就达107件,被其时推为“宋画中第一人”。《宋史》曰:“襟度超轶,名流交誉之,黄庭坚谓其风骚不减昔人,然因画为累,故世但以艺传云。”苏轼有诗云:“龙眠居士本墨客,能使龙池飞轰隆。君虽不作图画手,诗眼亦自工识拔。龙眠胸中有千驷,不唯画肉兼画骨。”


《五马图》为李公麟的代表作,纸本墨笔,纵29.3厘米,横225厘米,以白描伎俩画了五匹西域纳贡给北宋朝廷的骏马,各由一名奚官(养马者)牵引。每匹马后有其挚友黄庭坚的题字,为马名、产地、年龄、尺寸。马名依序是风头骢、锦膊骢、好头赤、照夜白、满川花,皆为雄马,分属宋廷的左骐骥院和左天驷监。用笔繁复,精致生动,正确地体现了骏马的活动和性格特性。从画面上看,五匹骏马毛色各别,凤臆龙鬐,刚健无力,铁蹄铮铮,显得驯养有素,灵巧温和。五位奚官三人为西域装束,两人为汉人,因民族、身份差别,或高慢,或气盛,或审慎,或老成,举手投足,无不恰到好处。卷末有黄庭坚题跋:“余尝评伯时人物,似南朝诸谢中有相貌者,然朝中士医生多叹息伯时久当在台阁,仅为字画所累。余告之曰:伯时丘壑中人,暂热之申明,傥来之轩冕,殊不汲汲也。此马驵骏,颇似吾友张文潜笔力,瞿昙所谓识鞭影者也。”


据一些珍藏界人士研讨和多种版本著录纪录,《五马图》传承颠末为:南宋时归内府珍藏,入元、明,经柯九思、张霆发诸家递藏,康熙年间藏河南商丘宋荦家,乾隆时入清宫,乾隆天子两次在《五马图》上题文。一次是对《五马图》的考据。第五匹马没有黄庭坚的题名,也没有李公麟本身的款识。乾隆以为马名是卷后曾纡题跋中所称的“满川花”,并以为第五匹马的真迹和题款及黄庭坚所题的马名一同被他人裁失,再加上四匹马的仿作制成了另一件《五马图》被拿去换钱了,而传播上去的《五马图》第五匹马是仿品,别的四匹马是真迹。乾隆天子的想象力照旧蛮富厚的。另一次是甲辰新正之月题写的一首诗:“龙眠手写五马图,逐一骥院之英骏。来自于阗或董毡,事拟天马登歌韵。即今哈萨及布鲁。岁市为常无论万。爱乌更更远于彼,马高七尺有八寸。五马之高不敷称,于思牵来敬以进。育之天闲谈备数,未如上驷调习顺。然今老矣逾古稀。那似昔年磬控迅,展图自愧临时怜,石火时光速诚信。”《五马图》在清宫收藏200多年后,民国时期,末代天子溥仪以恩赐溥杰的名义盗运出宫。今后,《五马图》去处不明,如鱼沉雁杳,杳如黄鹤。或谓毁于烽火,或谓流失日本。在东京此展中《五马图》暴露真容,终于使空中楼阁的稀世珍品真相大白,令人齰舌不已。 


[责任编辑:肖红艳]